續前


互舔傷口般的工口略去過程,直接跳到兩人事後背對背倒在床上

 

圖解.jpg 

(這插畫好搶眼,我想直接上色拿來當小說封面也沒問題)

光己抱怨臣的背很冷,臣回答是刺青的緣故

光己又問既然要刺幹嘛不刺龍之類的不是更懾人

臣又答自己要背負的東西豈能靠外表來選

(兩人竟然開始普通的對話w)


或許是話題的關係;或許是酒與性讓嘴變鬆了;也或許想以向敵人自剖的方式自虐

光己脫口說出自己活到今天從未好好選過,上一次認真選擇是在十歲的時候

臣問他選了什麼

不去死,光己應道



原來光己的生母是酒家女,她常把男人帶回家在他面前大咧咧地做愛

有一天某男子的女人找上門來,光己照慣例藏進母親種的八朔橘盆栽後頭

該名女子亮出菜刀刺向母親腹部便倉皇離去

母親抓起菜刀用最後的力氣爬過來要和他共赴黃泉

光己選擇把盆栽推向母親因而逃過一劫

說完這段過去,兩人沉默了一陣子

臣又問八朔橘是屋裡那棵嗎?光己否認

然後,臣緩緩道出對光己母親的看法:「真是溫柔的女人吶~」


(個人很中意這段,描寫光己自述童年的筆法十分精當。安慰或同情光己並不妥,臣的感言反倒讓光己心安。再者,臣會這麼理解也和他經歷的家庭悲劇有關,此處與後話呼應)



翌晨

臣用手枕著頭躺在床上看光己著裝為出勤做準備

打量著為八朔橘澆水的光己側臉,臣再度留意到光己的異色瞳眸

他發現此刻竟無法將光己的外貌和那個人疊合

那我何必特地跑來這裡蹂躪光己呢?臣不快地自問

接著他更發現自己竟睡了三小時之久,這還是二十二年前那件事發生後的頭一遭


(在這之前臣每天僅能輾轉睡兩小時……只比蕭美人多一小時喔w)


另一方面

光己想起昨晚與妻子鬧僵的事

在岳父擺明著要侵吞公司的關鍵時期與妻子起衝突恐非上策

於是光己親自拿著妻出生那年的酒再訪其下榻飯店,打算在最低程度上傳達道歉之意

叫人意外的

秘書安曇竟然早他一步出現在夜間十點半的妻子房裡……


第五章一開頭,光己趕往東京總公司與身為社長的養父溝通

孰料養父對光己基於危機感所提出的諫言置若罔聞

反倒滿面紅光地感謝起光己岳父牽線,使公司得以踏入政界

光己為自己徒勞無功的奔走感到氣憤且厭煩

之後

他主動聯絡八十島與折原,沒想到兩人直接把光己帶進岐柳组本宅

閱人無數的光己見到組長本人後,才知道看似年輕的凪斗絕非簡單角色

凪斗提議擒賊先擒王,他想藉光己之力生擒赫蜥蜴


我該怎麼做?出賣臣好回歸正常生活嗎?

光己猶豫不決

就像在幫他抉擇般,回到大阪不久,光己因座車脫胎出了車禍

經檢查,車體果然被人動過手腳

多胡刑警提醒光己可能是臣叫小弟幹的

得知臣有嫌疑頗受打擊的光己下定決心要打電話給八十島

走到那根電線桿就打吧~走過那條斑馬線就打吧~走到那個轉角就打吧~

沒人在乎我的生命價值,甚至還有人想抹殺我的存在


喪失目標身心俱疲的光己在大街上徘徊著,不知不覺走到了河另一側的低矮建築群

真正的我恐怕不屬於河另一邊的上等人吶

苦惱的光己走進便利商店買了酒一飲而盡

矇矓中他彷彿回到了兒時

盆栽的八朔橘、怒吼聲、夕照下的榻榻米、臉色發青的女人、異色瞳眸、女人的浪叫、童話裡的公主、紅色的菜刀、「篠田」的門牌

自己又變回那個背著書包走在回家路上的孩子

光己轉動著民宅的門把叫著媽媽,裡頭卻衝出一名嚷嚷著要叫警察的男人

 

就在這時,某名男子突然拉住他,光己才意識到自己醉了

不多時臣來了,原來拉住他的男子是熾津組的人

向各合作廠商施壓的是你吧?因為我不肯付一千萬嗎?光己接連向臣提問

臣沒有回答

只是蹲下身體對光己說:來我這裡,不能讓你一個人

光己原本想拒絕,但考慮到臣那裡或許能搜集有用的情報,他別開視線點了頭

被帶回熾津組本宅的光己隨即被推倒,臣溫柔地愛撫著瀕臨崩潰的他

為了忍住聲音,不肯示弱的光己要求臣做某件事……

(這段特別長因為作者實在把光己的心境寫得很棒,絡み也異常煽情 =///=
這裡我也好想放圖......但礙於尺度請各位自行想像)



所以說

光己就被臣的「身體安慰」收買?兩人從此夫夫和鳴了嗎?

第六問:光己在被臣擁抱的過程中得到快感,臣還要他把工作辭了來替熾津組工作。
對此,親愛的小光如何反應?

1、曖~我果然是喜歡臣的吧
2、虛與委蛇
3、決心報復

1的反論可參考何春蕤的文章,身體爽不爽和個人愛憎不完全有關<=喂!

和敵手性交都能舒服成那樣,光己感嘆自己身心都墮落了

臣要他辭職的懷柔手段更讓他覺得自尊受創

所以光己表面上虛與委蛇住進熾津組本宅,私下卻用手機不斷把情報洩露給岐柳组


在臣的睡眠時間增加到每日四小時的半個月後

本宅中的組長莞爾主動向光己搭話

他看著光己的臉一臉悲戚地說:真的很像晃壱啊

晃壱是誰?為什麼臣從最初就執著地稱呼我為「小光」?
(日文裡「晃」與「光」同音)

想著想著,光己心底積起黯雲

到公司後,岳父告訴他大阪分店需要新的總經理

為此光己給養父打了好多次電話通通聯絡不上

勝負已分,自己終究比不過在政界打滾多年老奸巨猾的丈人


眼見大勢已去的光己回到熾津組本宅

組長莞爾邀光己夜酌

他分析自己兒子的破壞欲「看似向外其實朝內」,是「故意繞遠路摧毀自己」的人


莞爾感謝光己讓臣身心重整

光己否認兩人有特殊關係

組長回答「不特別的話不會故意把你藏進本宅」,光己才知道車禍事件不是臣做的

莞爾告訴光己:臣再怎麼惡劣,也不可能加害長得像晃壱的人

原來晃壱是臣的異母兄,二十二年前因為火災與臣的生母葬身在宅內偏房

莞爾還翻出老相片給光己看,相片中的晃壱確實和他相像

於是乎~

第七問:光己對臣拿自己當異母兄替身的反應是?

1、自憐自傷
2、沒反應,吞下去
3、大怒

我想看到這邊大家都知道要選大怒了


(很堅持想看1類型的請參考原野春日或水原とほる)


沒什麼了不起,光己力圖保持冷靜,卻感到自己的體溫瞬間下降

無論身處何地自己總是替身嗎?

不顧熾津組小弟們的勸阻,光己收拾了工作文件抱著八朔橘盆栽離開了本宅


回到本宅的臣後聽聞光己走了,問過組員才知道光己看到亡兄的照片

「我服了。」年輕組員首次看到臣示弱的樣子,個個臉色發青

臣要幾位小弟暗中保護光己,他思考起光己的事

臣十分清楚這三個月來不分公私光己都持續被摧折蹂躪(廢話你這混蛋也參了一腳嘛)

在嚴酷的逆境考驗中,多數人不是逃避就是崩潰

可是,光己卻擁有堅強不易破碎的靈魂,這點讓臣相當滿足

臣又想起因重傷自請退下輔佐人之職,流著淚打算離開熾津組的川野

臣知道眼前分明有路的

那條自己該走的;川野該走的;以及,光己該走的路



我已將熾津組會挑起岐柳组內部窩裡反的計謀告訴八十島

回到公寓的光己自嘲任務已盡,接著只要等待就能回歸「日常」了吧

然而公司的未來已無法逆轉,我的「日常」究竟何在?


光己又想起臣,心情盪到谷底

莫非我在嫉妒?

此時光己的手機響起,凪斗親自為提供線報的事道謝

迷惘且不甘等待的光己主動提出想到火拼現場的要求

「我出賣了臣,我有觀看結果的權利與義務!」

凪斗回覆道「我無法保證你的生命安全」,但他終究答應了光己的請求

(凪斗這隻雙頭蛇的提醒可暗藏玄機啊)


視點跳到臣身上

臣與某人通電話,他很清楚想取光己性命的人是誰

對方諷刺熾津組辦事效率不彰,以後不打算再麻煩臣了

另一方面

光己在會議上拒絕朗讀命大阪分社限期縮編的文件

他盯著與會的岳父心想

這個男人是自己的岳父;這男人的女兒是自己的妻子;被權力迷昏頭的社長是自己的養父;這裡是自己要工作一輩子的公司……

光己扯下領帶,一聲不響地拋下公事離開公司,再度來到下著細雨的河岸

現狀讓他呼吸困難

光己不斷自問

自己應該在哪裡、怎麼樣活下去?還要繼續過這種充滿惰性不自由的人生嗎?


背影.jpg  

(個人非常喜歡這幕)


光己搭上了往東京的新幹線

為親眼見證臣的下場,他來到岐柳组本宅

凪斗要光己坦白究竟是什麼弱點被臣逮住

在他委婉說明的過程中,凪斗如蛇般的雙眸直瞅著光己

會後,光己又想起與臣來往的種種

我是真心希望臣破滅嗎?這個問題盤旋腦海揮之不去

好巧不巧,臣就在這時打電話來找人,兩人吵了幾句(對話內容很妙w)

臣告訴光己出賣他的人是秘書安曇

並進一步解釋自己接下安曇的委託,曾經憎恨長得像亡兄的光己通通是事實

光己氣得想掛電話

臣又說道:但後來漸漸不覺得你像晃壱。我服了你了,小光


聽到這裡,光己心底升起強烈的後悔,於是他叫臣「絕對不要來」

 

手機講到一半凪斗走進來打斷(定番啊)

由於洩密的事被發現,光己的手機被沒收並遭到軟禁

弔詭的是,凪斗依舊找光己參加隔天的作戰會議

看到模擬戰的縝密布局

光己這才明白,凪斗並不是要感謝他提供情報

而是要逼光己看自己的出賣會造成幫派間多大的死傷,要他負起責任才找他共席

會後凪斗微笑著告訴光己:「心受到身體所牽引的事到處都有。只不過,如果接受了牽引的結果,那就必須付出相應的代價」


原來,連光己受到臣吸引的事也被凪斗看穿了

以前川野說過臣能透視人心,是粗細兼具的人;想不到凪斗也屬於同一種類型

(凪斗雖然有別於臣,但在某種意義上也很恐怖……詳見《蛇淫》、《蛇恋》)



終於到了決一死戰的日子

前往戰場的除了凪斗、角能、八十島、折原與光己外

還有鬥志高昂的久隅-前些日子他的情人在岐柳組與熾津組的對抗中受傷

(久隅與其檢察官情人神谷間活色生香的故事詳見《蜘蛛》)

奇怪的是熾津組不但提早開戰,來襲規模也比預測的大

眼看著大批警力出動,戰況再僵持下去只會落到兩敗俱傷漁翁得利

凪斗要求原欲加入熾津組的岐柳組內賊頭頭矢井田出來協調

光己見狀鬆了口氣


誰知道某人就在這時騎著重型機車單槍匹馬地闖到凪斗面前
(定番中的定番www)

光己無法理解臣的做法

臣邊說著我相信可以在這裡找到你邊走向光己

可是咧~臣才向前走了一步,久隅就舉起槍轟掉臣一半的左耳

凪斗冷冷問臣:來這裡是為了休戰嗎?

臣不快地反問:為何我非得休戰?

凪斗再問:你不想休戰也不怕死是嗎?

臣給了凪斗肯定的答案

接著數十名熾津組組員和臣的輔佐人川野也衝進來

凪斗威脅臣倘不肯休戰,在場包括他的所有熾津組相關者都會沒命

臣依舊不為所動

光己才知道臣特意製造出這個舞台,是想在這裡走向人生的終點


凪斗見無法組止瘋狂的臣,便命令久隅「隨便你高興,弄壞光己吧」

所以下一刻親愛的小光右手就斷啦 T_T

看到光己受難,臣也只好答應休兵,全員返回大阪


OK~本文最後一個問題

第八問:對決過後,光己要臣做某件事,請問這件事是?

1、去醫院
2、肉搏戰
3、去醫院

是的,雖然我想勸兩位先上醫院,但正解是2 XD


臣要送光己就醫,光己卻要求臣帶他到「沒有天花板的地方」

在大雨滂沱的屋頂停車場中

光己緩緩吐出胸中最後一口鬱氣,然後向臣告白:

「我會離婚……也會辭職……讓我來當你的小光」


臣凝視著光己左眼的榛色回道:

「起初覺得這點差別沒啥大不了,可漸漸的從眼開始,不同的地方越來越多。你失去當替身的資格了」


斷臂的疼痛、雨水與臣身上飄來的血腥味讓光己昂揚起來

在光己的主動求歡下,兩人開始肉體交纏……

(這段超級萌!血對光己來說,本來是生母最後的氣味,這邊卻變成春藥。在這之前光己在交歡中從不發聲,這邊卻盡情呻吟。沐浴在雨中邊忍耐肉體疼痛邊舔臣負傷耳朵的小光實在是  =///=)



三個月後

辦妥辭職、離婚手續,被養父母斷絕親子關係的光己回復了篠田的舊姓

他接下熾津組旗下企業的管理職,成了黑社會的一員

由於兩派火拼越演越烈,光己準備再搬進熾津組本宅

搬家當天,來到公寓幫忙的臣抱起了八朔橘盆栽,偕光己回到本宅


落日將盡

臣走進本宅深處的空地,邊將盆栽移植到土裡邊對光己說起往事

自己童年在這裡渡過,異母兄晃壱常來這裡探望他和母親

晃壱與臣的母親日久生情,戀情暴露之後,晃壱留下信邀母親私奔

偏偏信被臣發現,母子在廚房爭執間不慎引發火災

晃壱跑來要臣去求援

不料支開臣後,他卻抱著臣昏迷的母親殉情

事到如今,臣閉上眼睛彷彿都還能看見母親著火的身體就像一隻赫蜥蜴

所以臣根本不是什麼蜥蜴,他是被拋下的蜥蜴尾巴


(臣有中二病無誤,因為悲劇確實是在他中二發生的w 另外,這段也讓我聯想起S系列裡宗近的異母弟東明w)


臣把光己的八朔橘種在當年火災發生地

他注意到太陽消失的此刻,自己和光己完全被黑暗包圍

然而

只要眼睛習慣後,就會發現青白色的月光照樣灑落

在月色朦朧間,臣緊緊握住光己的手……


 

我終於講完情結了(撒淚)

我是很懶得描述劇情的人,可這本的萌點實在多到我想一一交待沒辦法

有論者謂《赫蜥蜴》的兩位主角幾乎每見面必糟糕而且說到底也不脫斯德哥爾摩

本人完全同意,這是本官能小說無誤!

幸虧沙野小姐寫性事時大量鋪陳主角的內心戲而非淫聲浪語

所以讀來不但不會過分工口,全文閱畢我甚至感受到雨過天晴般的颯爽

再者,詳筆略筆分配得宜,打擊式的性行為除首場之外都不長

肉體安慰和尾聲那兩場

不只寫到主角們的心態、動作、周遭環境,同時是整本小說不可或缺的轉捩點

至於斯德哥爾摩……

確實,光己對臣最初只有厭惡

但光己並非屈服在臣的淫威之下任其支配-他不讓身體牽著腦袋走;更不當替代品

臣之於光己,猶如激流之於巨岩;暴風雨之於密林

幾經無情的淘洗摧折,最堅硬的岩層與最柔韌的樹種反而得以凸顯

光己最終選擇掙脫鎖鏈逃出制錮恢復野性,這種創意我很欣賞



作為一本BL或許L(Love)稍嫌不足

沒有尋常BL寫床戰的套語(膚白勝雪?NO!細腰紅唇?NO!)

也沒有甜蜜蜜的愛的表白

就算到了尾聲,兩人關係還是比較像有肉體關係的親密夥伴

但不可否認他們確實需要對方

光己需要解放的翅膀;需要能理解其存在價值的人;也需要能任其馳騁的商業舞台

長期生存於黑暗世界的臣需要光;需要人在床上幫他唱安魂曲;也需要人幫熾津組轉型

更重要的是

同樣遭遇過家庭悲劇的光己與臣,恰分別展現出人類的求生與求死本能


差點被迫殉死的光己壓抑著活下去;而被遺棄在死之閨門外的臣拼命想找死

通過兩人由憎恨到相知的過程,方澈底扭轉彼此本已註定的未來

所以我才會以「再轉命運之輪」作為《赫蜥蜴の閨》的標題



其他優秀的地方不勝枚舉

如代表臣的赫色於臣行動時反覆再現

雨配合著主角的心境適時降下

(如果說かわい有美子小說裡的雨暗喻某種纏綿的若有似無的玩意兒;那麼下在沙野風結子本書中的雨就象徵暴虐的、陰濕情色的、解放的概念)


角色語言精準

如臣的關西腔與黑話

光己的自稱由「私」切換為「俺」

小至角色設定、物件


好比異色雙瞳或淚痣;黑道少主或企業繼承人;八朔橘或刺青

作者不是交待過去就算了,整篇小說都繞著這些設定開展

大至三條主線融合得當

而作為四本系列作的完結篇,該如何貫徹主題讓前三作主角們帥氣登場等

最後加上奈良千春的插畫陪襯

林林總總,使得本書堪稱佳作


好了...我為推廣《赫蜥蜴》寫了破萬字~有興趣者快去買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zaall 的頭像
zaall

Mare Fecunditatis

zaal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EINSTEIN
  • 我買了。虫系列四本齊全,這本還不錯看。覺得奈良千春插畫的小說都很不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