播出日期:2011/1/10 pm.8

多為大家耳熟能詳,正向、積極、歡欣鼓舞的古典樂,還因為剛過年多放了幾首史特勞斯家族

可惜搞太長最後電台又耍脾氣

於是翌日重播貝五


一、莫札特-第十三號小夜曲

桐之院的細長雙眼,向我投以剃刀般的視線。

「接下來請做音樂的自我介紹。守村先生,請指定曲目。」

「啊,好。」

也就是想聽聽看我們的程度吧。

「〈莫札特十三號小夜曲〉可以吧?」

不管你說好不好,能演奏出來給你聽的就只有這首。

「可以,請。」

摘自《冷鋒指揮家》


二、孟德爾頌-小提琴協奏曲作品64

「桐之院也在,所以我想今年不能不辦了。其實我本來打算過完年再舉行音樂會的,但是音樂廳一月到五月要進行改裝工程。偶然又得知有人臨時取消,雖然時間上有點趕,我還是去搶了下來。」

「當、當然要舉行!我們來辦吧!」

「所以,我才想把孟德爾頌加進曲目裡。」

「當然好啦!可是……獨奏(Solo)的人呢?」

「這不就有一位嗎?」

石田先生隨即指向我。

摘自《徬徨的小提琴手》


三、小約翰.史特勞斯-藍色多瑙河
四、老約翰.史特勞斯-拉德斯基進行曲
五、小約翰.史特勞斯-南國玫瑰
六、小約翰.史特勞斯-皇帝圓舞曲


每一個人都為吉原先生倒酒,附上鼓勵的話語,他也陶醉地接過一再被斟上的啤酒,談著歷歷往事,笑中帶淚……

全體團員跟隨我們四重奏〈拉德斯基進行曲〉(Radetzky March)的樂聲,用手打著「珍重」的拍子。到了慣例送別主角之際,吉原先生已醉得東倒西歪,和團員一一握手道別時,還用衣袖擦拭男兒淚,眼睛和鼻子都紅通通的。

摘自《冷鋒指揮家》

--

「為什麼我們要準備這場變裝秀,就是希望能讓各位清楚認識到華爾玆是一種舞曲。也就是說,〈藍色多瑙河〉也好、〈皇帝圓舞曲〉也罷,其創作、演奏的目的,都是拿來在宮廷舞會上當作伴舞音樂,因此……」

桐之院正在重複當初介紹我認識華爾玆時,所說的同一套理論。而我這邊呢,川島小姐以及被她動員、超級開心地前來幫忙的女學生們,正脫去我的夾克、剝掉我的襯衫、為我穿上禮服、摘下我的眼鏡,同時還為我戴上金色假髮。

摘自《曼哈頓奏鳴曲》

(另,播〈南國玫瑰〉是希望在寒冷的傳遞些許溫暖……好啦只是因為我喜歡)


七、五

(某首知名交響曲,某指揮家晚年代表作之一所以播…這要書摘的話我想摘台版還沒出的部分會更適合,暫不書摘)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zaall 的頭像
zaall

Mare Fecunditatis

zaal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