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薔薇ノ木ニ薔薇ノ花咲ク捏他,慎入

 

 

 

月村  

一直以來都不大樂見BL/BG中常出現的硬上情節

誠然我厭惡暴力行為,不過我不樂見創作中的強暴無涉觸不觸法

而是受不了千篇一律

推理出強暴者作為薔薇ノ木ニ薔薇ノ花咲ク中的重頭戲

如果月村幹下這種事的理由是出於神智不清(喝醉啦抽大麻抽到發昏啦)

或者忍不住受不了不上主角會死

或者我愛你你不愛我得不到你的心至少要你的身

亦或月村根本就是拿強暴監禁調劑身心的大變態

那我會覺得劇情不過爾爾-幸虧編劇的巧思沒有讓我失望


拼湊月村在遊戲中的段落可知,他是一位靈與肉都生了重病的角色

月村的肉體生了什麼病,作者未加著墨

但由月村手記推論,其心理上的異常很可能源自於幼年創傷

月村和主角日向要擁有相似的幼年創傷-兩人的母親都在薔薇前自盡

但兩人之後的人生觀卻大相逕庭


要的母親是妾,父親的無能養成他逆來順受自立自強的獨立性格

月村的父親則是無藥可救地迷戀並不愛他的妻子,只能用錢去束縛這段買辦式婚姻

成長在如此家庭,繼承了母親美貌的月村自然不懂愛為何物


目睹丈夫酒後對兒子性騷擾,月村的母親選擇拋下家庭走上絕路

此後月村成了父親洩慾的代替品

抱月曾說月村雖有過目不忘的本事,卻也能完全刪除無關緊要的記憶

這可能是他與生俱來的能力;更可能是童年悲劇造就的自保機制

月村能淡然自述被父親侵犯的過去,或許他早已遺忘當時所受的痛楚吧


他體會不到絲毫生的樂趣,唯一感興趣的事就是「死」

漸漸失溫的肉體,意識渙散的生死交界-他只想知道這些事

連讀醫學接觸生物解剖都是因為可以接觸到死屍的一部分

所以當月村的父親表示想停止侵犯親生兒子好想死時

月村毫不猶豫地終結生父的性命

可怕的是

想死的人好像知道他是瘟神似的,接二連三來拜託月村動手

在帝大就讀期間的病人如此;染上結核無顏面對家鄉父老的純弥也一樣

誠如月村表白的:自己欠缺五感,活著等死


直到碰上同被薔薇樹吸引的要,月村的生命開始轉變

包圍月村的薄膜在與要相遇瞬間被劃開,周遭的風景突然明晰了起來

月村驚異於要與自己相似的童年,相似的聰慧與美貌

也驚異於要簡直如自己對立面般愛惜生命,甚至還從要身上學到前所未有的生的樂趣

要說月村是他唯一的老師;反過來說月村又何嘗不是如此?

無論於公於私,事發前事發後,兩人都是對方無可替代的老師啊!


為了不讓要捲入純弥事件,月村迷昏了要

而當要在面前倒下那刻,向來無慾無求的月村才明白自己渴望要的肉體

同時擔心起這個在黑夜中顯得過分潔白的生命

自己死後,要不管碰到什麼困境都能滿足現況茍活下去吧,但這樣真的夠嗎?

他很清楚憑要的聰穎,明明什麼東西都能到手什麼人都能掌控才對

幾經思量,月村鼓起勇氣侵犯要(連殺人都無感的傢伙居然必須鼓起勇氣)

月村打算利用這道難題,強迫要學會在任何情況下都能面對恐懼、戰勝逆境、支配他人


月村的犯案動機頗像為滿足肉慾羅織的藉口,然而真是如此嗎?

對要的事無所不知的月村哪可能不知道要對自己的信賴與孺慕之情

(其他推理犯人的遊戲都是靠證據鎖定犯人,要卻是當所有證據都指向月村時怎樣也不願相信。由此可見儘管理由不同,要與月村其實都害怕關係破裂)


既然雙方都有意

選擇不侵犯要,好好向要告白後交往,至少在死前都能占有對方不是嗎?

但這並非月村期望的

比起要愛不愛他,肉體是不是只屬於他這種事,月村更在乎要能不能改變


再說選擇用暴力強硬改造要的路實則崎嶇難行

為免要在性格轉變前發現他是犯人,月村壓抑自己不與其過度親密接觸

(應該忍的很辛苦,否則不會強暴到一半時失去理智親吻要,也不會在要選擇侵犯光伸時加入3P)

(另外,如果要在被光伸下媚藥前走上凌辱線,被下媚藥後他會直接跑去找月村上床...連心上人主動送上門都可以不吃,我都想替月村鼓掌了XD)

必須忍耐要在自己眼前一次又一次與他人發生關係

(要問過月村「旁觀」的感想,月村說他非常妒嫉

乃至於凌辱線走到真相大白那刻

要挑明了告訴月村:你想和我上床直說便是,我根本無法拒絕你(開花後的要好直接...)

月村也只是輕笑回答:那就失去意義了


殘忍、自我中心、自以為是的月村老師在遺書裡對主角這麼說:

「君と過ごした時だけが、私の生きた時だった」
只有與你共渡的歲月是我存活的時光


月村甚至能將相處過程要說過的字字句句倒背如流

為了回報這份恩情,從不說謊的月村不得不背叛欺瞞最愛的人

他燃燒生命的餘燼不斷犯罪只求要改變


不求原諒、不求理解、不求回報、也不求主角愛他

雖然我依舊無法接受月村的偏激做法,但是瘋狂且病入膏肓的他怕也只能這樣去愛

私以為這遊戲沒有真正的好結局也沒有真正的壞結局,全是因為月村的緣故

薔薇樹上薔薇盛開的遊戲名暗喻月村與要的關係

蔓薔薇邊吸吮泥地裡骸骨的養分邊攀附枯櫻木(所謂的薔薇樹)綻放

即使櫻樹早已謝世,由於蔓薔薇的妝點使其雖死猶生

蔓薔薇正象徵要;枯櫻木正象徵月村


是以PC版中所有結局月村都會死

兩人殉情自不待言

主角發狂結局月村雖然還活著,但他向誠司吐露自己是將死之人,死時會帶要一起去 囧

乖乖聽月村指令的凌辱結局最那個了搞回馬槍

我看到大家快樂出遊以為沒事了,結果月村還是不免倒在血泊中

彌留之際猶心心念念地追問抱月:你認為現在的要如何?

真的是...唉...

想全破就不得不看月村一遍又一遍地死去

對比遊戲裡所有角色都有Happy ending

我還是偷偷希望能給這位孤獨的大魔王留一條活下來的救贖之道吧




後記:其實遊戲改編的小說就是走月村X要路線

要提早發現月村的遺書,月村因此活了下來

可不知為何我讀完後還是有點不滿足說<=你這傢伙到底想怎樣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zaall 的頭像
zaall

Mare Fecunditatis

zaal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