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於某些私人理由,我熱衷於探索老台灣的片段。我曾經很羨慕寫百年孤寂的馬奎斯,至少還有條蒙特尼奧埃斯佩霍大街,或可稱為馬康多原型,可供漫遊。相形之下,遠隔半個地球外的福爾摩沙,經過數場大清洗,殘存的實景-講貼切點根本是廢墟-寥寥無幾。老看廢墟叫人喪氣,轉進圖書館在文字中挖寶是另一條管道。起初,我覺得散落四隅的各大小圖書館真是好地方,即便是斷簡殘編,猶可讓有心人考掘出閃閃發亮的吉光片羽。只可惜,滿足不了多久,我又發覺文獻在分享上有其限制性。文獻雖相對真實,卻不感人。然後,我終於知道若欲集結同好,我需要的是歷史小說,動人的歷史小說。

zaal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